首页 > 互联网运营 >新闻内容

学会这5点,保准你会写品牌推广软文!

2020年06月13日 23:56

软文推广是现在品牌推广营销的重要手段。一篇好的软文,可以在无声无息中把推广信息传递给用户,让用户不知不觉被文中的内容吸引,甚至因为其实用性而进行分享传播。既然品牌软文推广营销有这么强大的吸引力,写品牌推广软文时应该怎么写?需要注意什么?

 想要写出一篇好的软文,必须学会一些技巧。

 1、标题

在软文面前,大家都应该做个合格的“标题党”,标题直接影响了文章的点击率,以及读者的购买欲。当人看到一篇文章的时候,往往第一眼看到就是标题,所以想让更多的用户看到这篇文章,标题一定要引人入胜,有足够吸引力。

2、软植入

一篇软文想要植入推广的信息,一定要做到不让读者察觉和反感,否则就失去了写这个软文的意义。所以写软文的时候,不要目的性太强,植入痕迹越轻越好,不仅可以提高读者的阅读体验,而且还可以提高读者转化为用户的几率。

 3、加关键词

用户在搜索的时候都是按照自己的需求来搜索的,可以在文中加入与用户感兴趣的相关信息的关键词,加关键词的时候要注意不能过于频繁,一般出现三次左右就可以了。

 4、图文结合

如果一篇软文通篇没有一张图,会显得多少有点枯燥,在文中添加一些图片,可以增加读者阅读兴趣。配的图片尽量精美好看些,就算不精美好看,也至少跟文中内容相关,要不然很容易流失读者用户。

 5、尽量原创

搜索引擎特别喜欢收录原创的东西,如果你希望你的文章能被搜索引擎收录上,写软文的时候一定要尽量原创。当然,大多数人在写作的时候都很难做到百分百原创,所以你在写的时候一定要创新,一定要有自己的东西,比如你自己的想法,你自己的风格。

 写软文,在很多人看来是件很简单的事,但是写一篇好的软文可是一件不简单的事。可能你看一篇软文的时候只要几分钟,但是作者在写这篇软文的时候,却是需要经过不断推敲梳理才写出来的。

 所以,想要一篇软文有营销效果,一定要找专门写软文的人来写。需要注意的是,大多代写软文的人往往没有媒体资源去给你发布推广,只有软文发稿公司比如E推软文推广平台,才会有代写代发服务,甚至可以帮企业全方位的打磨产品或者品牌。

 以上,就是小编啊少对于写软文的一些建议,希望对大家能有所帮助吧!

 

 

 


相关推荐

招生难,招生苦,找来的学生留不住!怎么办?

今天小编啊少想跟大家聊的是“教育培训机构应该如何留住学生?”最近经常有教培行业的朋友跟我说,自己做教育机构很多年了,机构做的很大,也有很多老师,但是经营了很多年还是没什么收获和变化,总是留不住学生和家长。下面就给大家聊聊这个问题。其实对一个教育机构培训行业来说,保持学校的生存命脉是留住学生,学生的稳定与否决定了培训机构的存亡,所以如何留住学生是一个学校机构成败的关键问题。想要留住学生,首先要留住学生的心,当家长和学生认可你信任你,自然就会把自己交给你。留住学生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跟家长和学生维系关系,这种关系不能只是停留在“好”的表面,要好到被信任才行。因为有时候“好”可能只是一种礼貌的表现,而“信任”则能达到切实的效果,从而得到家长的满意,家长满意了自然留住了学生。影响家长满意度的因素有以下几个:1、产品和服务不匹配家长的需求很多家长在孩子学习过程中都有攀比心理的情况,有的甚至巴不得老师能够拔苗助长,快速看到孩子的学习效果。这个时候,当家长看不到孩子明显的学习成效,往往就会归结为机构的教学产品或者教学服务不好。所以这个时候,老师一定要跟家长讲明其中的利害关系和原因,同时要维护好自己的教学成果,采取相应的措施。2、老师本身存在教学质量问题现在很多教育机构的老师都存在这样一个现象,就是老师的教学质量不过关,当然,并不是一整个机构里的老师都存在问题,但是确实大部分机构的老师自己本身的专业知识并不精和专。老师教学质量有问题,家长和学生自然不会对课程买单。之前麦当劳有一个统计是这样说的,一个客户一次不愉快的用餐经历,就会导致餐厅直接和间接损失13800美金!可见,老师的教学质量会影响一个机构的口碑,从而失去了学生。所以教育培训机构在师资这块,理应做好质量把控。3、产品课程的价格存在问题课程价格是个很敏感的问题,直接影响了客户是否消费。教育培训机构在定价的时候,一定要明确自己的目标客户人群,也就是产品的价格高低取决于你的客户群。假如你的课程是面向有钱人,那你的产品就可以高的理所当然;如果你的课程是普通大众,那你的产品就应该做到低得实在。总的来说,就是课程的定价要让人觉得物超所值,或者物有所值。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学校机构想要留住家长和学生,无非就是要做好教学服务、教师质量、课程定价这三点。其实任何一种行业,想要留住客户,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颗真诚服务的心。做教育培训机构的,想要留住家长和学生,就应该有切实有效的教学模式和教学成果,做到让每一个到你这里学习的学生都觉得满意,用口碑赢来信任和源源不断的生源。以上就是小编啊少的个人见解和建议,希望对教培行业的你们有所帮助。如果你们本身花心思和精力做好了,却还是没有生源,可以去考生网去研究了解下,上面有很多招生渠道,不怕招不到学生。

2020年06月24日 10:56

QQ音乐插播听歌广告,我却不想作出谴责

本篇文章3315字,读完约9分钟如果你不是QQ音乐的付费会员,昨天的更新恐怕会让你难以接受:有用户发现,从昨天开始,QQ音乐会在你听歌的间隙,自动插入15秒左右的语音广告,甚至部分会员也声称,在歌曲切换的时候听到了广告。QQ音乐的这一做法,严重伤害到了用户体验。但在愤慨之余我们也要思考:坐拥全球第三多付费用户的QQ音乐,为何还如此“缺钱”?QQ音乐的付费天花板QQ音乐的背后,是音乐巨头腾讯音乐集团,他旗下的QQ、酷我和搜狗音乐的市占率加起来超过了70%。从腾讯音乐的财报内,我们也很难看出它短期有“缺钱”的迹象:2019年,腾讯音乐全年营业利润46亿,较2018年翻了一倍,付费用户达到了4000万,同比增长50%,数量达到了全球第三,这份成绩可谓相当亮眼。当我们仔细研究这份成绩单,会发现腾讯音乐收入的大头并不是在线上音乐,而是社交娱乐。社交娱乐版块的业务利润,要比在线音乐高出一倍还多,社交娱乐的利润份额从腾讯音乐上市起,就一直盘旋在70%。“社交娱乐”为何物?它的营收主体就是《全民K歌》,根据腾讯的统计,在线音乐用户的ARPPU(付费用户平均收益)为9.4元,而《全民K歌》直播用户的ARPPU为111.1元,一个直播用户创造的收益比10个音乐会员还要多,腾讯音乐实际上是披着音乐外衣的直播平台。腾讯音乐的“全球第三大付费平台”完全是建立在基数大的基础上,全球在线音乐第一名是Spotify,月活跃用户数是2.86亿,而腾讯音乐一季度的MAU为6.57亿,远超Spotify。不过Spotify的付费用户有1.3亿,付费率为45%,而腾讯音乐仅有6.2%,这还是不断爬升的结果,如何提高用户付费率,一直是腾讯音乐在财报会议上强调的重点。但从目前来看,腾讯音乐也难以通过新的独家版权来吸引用户,根据国际唱片协会的统计,中国96%的音乐消费者收听的是正版音乐,远高于74%的国际平均水平,向版权进行加码的边际效益已经不高。如今我们在收听到的绝大部分头部音乐,腾讯都是独家版权,其他音乐平台往往要向腾讯缴纳版权分销费用。但就算有了版权分销的收入,腾讯音乐也曾表示,订阅收费的增长比不过腾讯在版权内容上的投入。那么全球第一的Spotify,又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Spotify的成功——欧美用户也喜欢“白嫖”其实QQ音乐“插播”广告的行为,恐怕就是参考自Spotify的非会员广告策略,不过Spotify的营收模式要比腾讯纯粹很多。根据Spotify2019年财报显示,它的主要盈利途径就是音乐订阅和广告,其中订阅收费占据了Spotify营收的90%。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是仰仗于欧美成熟的付费音乐市场,但请注意,直到去年三季度为止,Spotify依然还是亏损状态,订阅收费和版权支付的平衡危机,也在Spotify上发生过。和腾讯不同,Spotify基本没有想过直播这回事,它在去年才刚开始自己的博客业务,之前一直是仰仗于付费用户的订阅收入。从锋科技来看,Spotify的成功来自于以下几点:曲库、免费服务、低价策略、以及音乐的社区化战略。曲库的优势自不必说,Spotify初期就在曲库的投入上不惜血本,所以它能在2008年就迅速成长。但“免费”曲库是Spotify脱颖而出的直接原因,Spotify看到了流媒体时代的“增量换钱”定律,用完全免费+插播广告的特性吸引用户入坑,在Spotify之前,用户根本不可能免费收听正版。不仅Spotify,目前全球第二大的付费平台AppleMusic也是看中了欧美用户对于免费的敏感度,才大胆推出3—6个月的免费周期,换来了用户的爆发增长。如果说免费是Spotify初期崛起的战略,那么带领它走向盈利的则是种类繁多的版权套餐。Spotify为家庭、学生、以及不同地区都设置了不一样的版权套餐。从Spotify的财报中可以看到,2020年Spotify用户的ARPPU相比2008年下降了一半,但换来了每季度3000万人的新增付费用户量。除此之外,Spotify的社区运营模式也相当成功,据Spotify公布的数据,大多数用户都会在离开Spotify的70天内回归音乐社区,社交共享是Spotify战略中的重中之重。Spotify从音乐人、资深专家入手吸引初始用户,再鼓励用户通过社交推荐来建立社区信任,并通过严格的质量把关塑造社区生态。这也是为何网易云如此让人留恋的原因,而腾讯将社交功能拆分到了音乐直播,放大了社区用户的疏离感。当然,Spotify的发展也有着不少问题,首先就是ARPPU的减少让部分敏感的欧美音乐人觉得作品被贱卖,Spotify也没有真正解决独立音乐人的生存问题。过分倚仗付费用户也是Spotify的痛点,他们也谋求通过博客等社交途径来扩大营收矩阵。我们可以看出,Spotify的成功并非不可复制,腾讯也拥有着低价格战略、曲库等优势,而双方风评的截然不同,恰恰是我国音乐市场不成熟的一个写照。Spotify和腾讯音乐互为围城,双方都想从对方的商业模式中找到出路。插播广告真的怪腾讯吗?相信看完Spotify的崛起之路,我们可能会相当震惊:腾讯在免费用户上投放插播广告,其实是非常正常的战略思维。并且和阅文事件不同,音乐人不良的生存状况,主要责任依然在分成不合理的唱片公司身上。锋科技并不是想为腾讯音乐辩解——未经用户允许插播广告的行为,依然极大地影响了用户体验。但中国的音乐付费观念仍然需要普及也是事实,8元的月费会员比Spotify针对菲律宾推出的地区价还便宜了一半左右。插播广告与其说是“想钱想疯了”,不如说是中国音乐流媒体在“免费收听”之后,迟早要步入下一阶段的写照。这次用户对于QQ音乐的愤怒,实际上是在指向腾讯音乐对音乐社交的冷漠和功利——杂乱的界面、无处不在的软广、“放养”的用户体验,腾讯的“泛娱乐”战略无孔不入,到了令人生厌的地步,而插播广告就是点燃这箱火药桶的一束火花。作为AppleMusic的忠实用户,锋科技能很明显地感受到苹果对于音乐社区的小心翼翼,乔布斯就是披头士和滚石的资深音乐迷,苹果从iTunes时代就开始每年举办一场演唱会。做音乐App就要首先爱音乐,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而在QQ音乐中,免费用户恐怕很难感受到这一点。目前,QQ音乐也在尝试进行多层级付费,开展了学生优惠、好友赠送、手机套餐赠会员等活动。锋科技认为,与其增加花花绿绿的竖版弹幕广告引发用户群体的体验争议,不如将重心回归用户,从艾瑞咨询的数据和Spotify的财报可以看出,用户付费的体量依然比广告和版权运作的费用大很多,QQ完全可以舍弃一部分广告投入,来提升用户对腾讯音乐社区的忠诚度。此番QQ音乐广告风波,究竟是我国音乐付费走向成熟过程中的插曲,还是用户体验被压榨到极致的反击?恐怕只有腾讯音乐自己才知道了。

2020年05月27日 13:45

客户群体精准,发展前景广阔,租客网诚邀中小中介的加盟!

2020年的疫情让无数行业陷入绝境,长租公寓行业也不例外,自从疫情爆发到现在,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五月,天气渐暖,随着有序的开展复工,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疫情发生以来,经常能在网上看到关于长租公寓行业的负面新闻。不是这个公寓品牌因资金链断裂倒闭,就是那个公寓品牌因高收低租撑不住破产,长租公寓行业迎来至暗时刻。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是对企业应急风险防御的一种考验,更是对长租公寓行业的一次“洗牌”。为什么被誉为“风口上的猪”的长租公寓,现在变的如此狼狈?难道真的要全部归咎于疫情吗?在租客网看来,并不是。长租行业作为一块大饼,任谁都想来啃一口,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口号听的人热血沸腾,刚出现没多久的长租公寓品牌自然被资本注意,瞬间成为香饽饽。资本拼命进行投资烧钱,盲目追求品牌的高速增长,再加上2017年的房地产行业陷入利润率下滑、融资难度大的局面,各大房企品牌在没任何经验的情况下纷纷登场,没有房源就高价抢,没有人才,就重金去求,行业饱和的速度令人咂舌,风风火火而来,冷冷清清散去,徒留给长租公寓行业一地的鸡毛。在租客网看来,疫情只是“催化剂”,加速了某些品牌公寓的灭亡时间。2020年的长租公寓行业难道就再无翻身之地了吗?确实,202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前有行业发展的参差不齐,后有疫情的当头一棒,长租公寓未来的发展着实令人悲观。但任何行业不都是如此吗?回顾近代史,2020年绝不是最黑暗的。疫情之后的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站在了希望的田野上。01政策落地2020年,国家对租房行业的政策不断落地,支持鼓励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比如个人出租的房产税;营业税简化征收;商改住、工改住等,各种利好政策的加持,让无数长租公寓品牌运营商看到了希望。02人才增长如今的长租公寓已经从一个小婴儿变成了一个健硕的青年,长租公寓的行业市场正在不断变大,无数非长租公寓的人才开始主动进入到长租公寓的领域中,相信在近几年长租公寓行业会迎来新一轮的行业爆发。03模式创新随着租赁市场的回暖,长租公寓的局势也在进行转变。住建部明确表示:2020年将重点探索大型租赁社区的运行机制,经集体租赁房交予专业长租公寓机构来建设经营。住建部的这一举措为长租公寓行业提供了更多的创新机会,不管是服务商还是租赁社区都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长租租赁行业,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击,对无数的小品牌公寓运营方来说,2020年将是行业大调整的一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租客网作为一个共享的平台,客户群体精准,衍生的行业多,经营可以无限扩大,发展前景广阔,靠着海量真实房源和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至今,最终成为行业裁判员。

2020年05月12日 11:22